当前位置 :主页 > 产品介绍 >
在换头处发起新意
来源:http://www.jincainong.com.cn * 发表时间 : 2018-09-18 16:09 * 浏览 :

一首词的上下片间,意脉是相通的。此词如仅从上片看,未尝不可理解为刻意伤春复伤别(李商隐《杜司勋》)。读到下片则全词写的什么就很清楚了。换头说:莫把幺弦拨,怨极弦能说。这两句来得很突然。在换头处发起新意,向来认为只有高手能之。幺弦,琵琶第四弦。弦幺怨极,就必然发出倾诉不平的最强音。在这铁骑突出刀枪鸣(白居易《琵琶行》)的气势下,受害者接着表示其反抗的决心,天不老,情难绝。化用李贺天若有情天亦老而含意却不完全一样。这里肯定地说天是不会老的,那么爱情也就永无断绝的时候。这比作者常说的无物似情浓(《一丛花》),人生无物比多情,江水不深山不重(《木兰花》)等等,更为深刻有力。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。丝谐思。在这个情网里,他们是通过千万个结,把彼此牢牢实实地系住,谁想破坏都是徒劳的。这是全词表达思想感情的高峰,也就是《文赋》所谓立片言而居要,乃一篇之警策。情思未了,不觉春宵已经过去,这时东窗未白,残月犹明。如此作结,可谓恰到好处。

上阕用景物烘托、暗示爱情被破坏,无一语明说内情,要读者细心品味。数声,叉报芳菲歇,首二句化用《离骚》中语,由的悲呜声中,宣布繁花簇锦的春天已经过去,一个又字,说明美好时光逝去已非年半载。来时匆匆,去时匆匆,故是春之常志,惜春之情,因人而异,惜春更选残红折,雨轻风色暴,梅子青时节,选残红说明爱情虽遭摧残,但自己仍然珍惜,接下二句,既写时令,又写爱情被破坏之事,一语双关,极为精彩。遭受如此打击,何人能堪,末二句化白居易之事,诉出心中苦楚,别自凄惋动人。

前人评子野词,最早有晁无咎。他说:子野韵高,是耆卿所乏处。近世以来,作者皆不及。(《能改斋漫录》十六引)清陈廷焯说子野词里有含蓄处,亦有发越处;但含蓄不似温韦,发越亦不似豪苏腻柳(《白雨斋词话》)。这些评论都很中肯。含蓄和发越,此词可以说兼而有之。至于韵高之说,亦可通过此词体味,略见一斑。

下阕将此中真意挑明,但是换头二句来得极为突兀,幺弦能诉极其强烈的怨恨,而说莫把幺弦拨,可知此情是多么凄苦,语虽奇,意则与上文一脉相承。天不老,情难绝,爱情虽被摧残,只要天不老去,情是难以断绝的,悲苦中作刚强语,钟情之心,耿耿不泯。心似双丝网,中有千千结,两情相悦,彼此知心,虽遭破坏,终是徒劳。行文至此,情感的抒发也到了高潮。但情丝未了,春夜已尽,东方未白,孤灯先灭,如此作结,恰到好处。

上一篇:南宋也不会轻易覆亡 下一篇:没有了